<span id="pdjxz"><dfn id="pdjxz"></dfn></span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pdjxz"></nobr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output id="pdjxz"><progress id="pdjxz"></progres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em id="pdjxz"><progress id="pdjxz">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/progres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pdjxz"><sub id="pdjxz"></sub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pdjxz"><nobr id="pdjxz"><noframes id="pdjxz">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pdjxz"><font id="pdjxz">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/font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首頁 茶業 茶葉 茶具 茶人 茶道 茶禮 茶旅 讀書 活動 茶商 茶企
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 >> 原創撰稿
                蓋碗茶和一家人一生的命運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原創Pai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閱讀2103
                @吃茶紀
                新絲路茶網
                2018-07-22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一輩子除了畫兩筆畫,沒有別的愛好,只是喝茶得用蓋碗,這是以后我們大院里街坊們都知道的。直到那一天,我才明白蓋碗茶對于老袁頭的重要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一家搬進我們大院的時候,我記得很清楚,因為那一年我剛剛上小學。那是將要開學的前幾天,一掛馬車拉著老袁頭全家來到我們大院的大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是位小學美術老師,應該稱袁老師才是,不知為什么,我們大院街坊們都管人家叫老袁頭?赡苁撬钠拮悠匠@鲜抢显^老袁頭叫他的緣故吧。不管誰叫他,他都雞啄米似的點頭,微笑著,答應著,人顯得很和氣,很有人緣,街坊四鄰都愿意和他家來往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人長得高高胖胖的,走路總是挺著大肚子,鵝似的,邁著四方步,從來不緊不慢,無論見到誰,都是先露出一臉的笑容打招唿,F在回憶起來,覺得他特別像日后看過的電影《小兵張嘎》里的胖翻譯。相反,他的妻子長得小巧玲瓏,和他并排站在一起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特別像是一對說相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有兩個孩子,弟弟胖,像他;個頭矮,像他妻子。姐姐瘦削,像妻子;個頭高,又像他。這一家子人長的!街坊們這樣說,話里面不帶有任何的貶義,只是覺得有點兒好樂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想到的是,開學沒幾天,上第一節圖畫課,預備鈴聲響過,站在教室門口的,竟然是老袁頭。老袁頭是個好老師,小時候,對老師好壞的認知標準是極其偏差的。老袁頭之所以被我們很多同學認為好,是因為他是個大好人,別看胖,說話卻柔聲細氣,從來沒見他的臉上飄過一絲陰云彩。我們常在圖畫課上搗亂甚至惡作劇,比如他教我們畫水墨畫的時候,趁他背轉身往黑板上寫字,我們偷偷地把他放在講臺桌上的墨汁瓶打翻,他從來不生氣,也從來沒有去向我們班主任老師告狀。全班同學,只要你圖畫課的作業交了,即使畫得再賴,他也不會給你不及格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住我們大院靠近里院的兩間東屋。他和老伴住里間,他的兩個孩子住外間。我第一次進老袁頭的家,是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。那時候,我和他家的兒子小水已經混得廝熟。小水邀請我到他家玩,說他家有成套的小人書《水滸傳》和《西游記》。那一陣子,天天從電臺廣播里聽孫敬修老爺爺講孫悟空的故事,特別想看《西游記》的小人書,一聽說他家有,就迫不及待跟著小水進到他家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家外屋比里屋大好多,小水和他姐一人一個單人床靠屋的兩側,緊貼在墻邊,屋子中間擺放著一張八仙桌,桌子后面的墻上掛著一幅大寫意的墨荷圖掛軸。不用問,肯定是他爸爸畫的。老袁頭教我們圖畫課的時候,曾經教過我們畫這種墨荷,說是不著顏色,只用墨色,就能將荷花的千姿百態畫出來,是只有中國水墨畫才有的本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,我和小水擠在他家床頭看《西游記》里的《盤絲洞》,老袁頭回家來了,看我們兩人正在專心看書,沖我們點頭笑笑,脫下外衣,一屁股坐在他家的八仙桌旁,就沒再搭理我們。聽我們大院的街坊們講,老袁頭這兩個孩子,他最喜歡姐姐,因為姐姐愛讀書,學習成績好。他嫌小水太貪玩,一進門看見小水和我在一起看小人書,而不是看書本,心里肯定不高興,不過是看我在身邊,不好批評小水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只見小水他媽立刻從里屋出來,端出一杯茶,端到老袁頭的身邊。我瞟了一眼,和我爸喝茶用的玻璃杯不一樣,和大院里有的街坊用的大搪瓷茶缸子更是完全不同,是那種蓋碗茶,牙白細瓷,茶碗和茶蓋上都印有一朵小小的墨荷。心想,這個老袁頭,跟墨荷還真干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一輩子除了畫兩筆畫,沒有別的愛好,只是喝茶得用蓋碗,這是以后我們大院里街坊們都知道的。盡管茶葉可以不講究,用從前門大街上慶林春茶莊買來的便宜高末都行,但沏茶的碗必得用蓋碗,而且必得是他的這個印有墨荷的蓋碗,好像這蓋碗能讓茶變香。我去他家次數多了,每次見他喝茶都用這個蓋碗,曾經問過小水為什么袁老師偏愛蓋碗茶?小水搖搖頭,說他也不知道。那時候,我和小水年齡還小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水的姐姐比他大兩歲,叫小溪。老袁頭給他的這兩個孩子起的名字,都很有意思,離不開水。大院里有見多識廣的街坊說,那是老袁頭自己命中五行缺水。至今我也鬧不明白,五行缺水是什么意思。記得小時候曾經問過我爸我媽這個問題,他們答非所問,說反正就是缺點兒東西。缺點兒什么呢?有時候,望著小水和小溪,我會想起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。他們一家子過得挺好的,老袁頭有個穩定的工作,妻子賢惠持家,兩個孩子,一男一女,并不缺什么呀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小水越來越形影不離,和小溪卻越來越疏遠。特別是小溪讀中學以后,一直住校,我很少見到她。即便回家,也是整天囚在屋子里讀書,凡人不理,一副高傲的小公主的樣子,留給我的印象不深,甚至連她的模樣影影綽綽,都是模煳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讀高二的那年暑假,一次和小水一起到陶然亭的露天游泳池去游泳。那時候,南城的孩子游泳,只有兩個地方,一個龍潭湖,一個陶然亭。龍潭湖有點兒野,地方大,一般家長不愿讓我們去那里。陶然亭便是我們最好的選擇。我們也愿意去陶然亭,因為那里泳池很規矩,池子里面和外面都是瓷磚砌的,非常光滑,關鍵是還有可以跳水的跳臺。特別是那種十米高的跳臺,挺立在藍天白云下,充滿著誘惑。那時候,我剛剛看完電影《女跳水隊員》,對能夠爬到那么高的跳臺上跳一回水,更是充滿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是,跳臺在深水池那邊,我和小水都沒有深水合格證。深水池和淺水區中間有一道鐵柵欄隔開,要想過中間那道鐵門,得出示自己的深水合格證。這個暑假里,我和小水去陶然亭游泳池好幾次了,都沒有得到熘進深水池的機會。這一次,看門查驗深水合格證的那個工作人員,不知什么事突然離開了,我和小水趕緊泥鰍一樣鉆進了那邊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心里話,爬十米高的跳臺,心里還真有點兒怕,望著下面泳池里的水,水波漣漣,好像連跳臺都跟著在不住地晃動,腿禁不住地哆嗦起來。一想好不容易爬上來了,閉著眼睛,縱身一躍,什么感覺都沒有,只聽見撲通一聲,身子已經進入了水底。等我剛剛過了一把高臺跳“冰棍”的癮,爬上水池,一身的水珠還沒有抖落干凈,先看見一雙大白腿在我的眼前晃了。真的,這一輩子我都沒有見過這么潔白如玉又這么修長的大腿。一直到現在我都認為一個人,無論男人還是女人,真的漂亮不在五官而在于腿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小水從水池邊站了起來,確切地說,我是順著這雙修長的長腿,像猴爬桿一樣,逐漸站起來的?匆姷氖且粋泳衣勾勒出漂亮線條的姑娘,漂亮得讓我不敢再看她,卻又忍不住瞟了一眼她,就聽見小水怯生生地叫了聲“姐”!

                那一次,小水的姐姐小溪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不僅是她那雙漂亮的長腿,還有她那聲嘶力竭的聲音。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她厲聲把我們兩人訓斥了一頓,說我們沒有深水合格證怎么可以跑進深水池,還爬那么高的跳臺去跳“冰棍”?出了危險怎么辦?去找死嗎?……她的聲音非常大,語速飛快,話又密集,雨打芭蕉一般,把我們兩人罵得狗血淋頭。泳池內外的好多人都把頭伸向我們這里,大概都非常奇怪這么漂亮的一個姑娘,怎么這么粗葫蘆大嗓門兒不顧一切地罵人?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倆像是犯錯的小狗一樣,老老實實跟在她的身后回家。有意思的是,記吃不記打,很久很久以后,我似乎忘記那天小溪雨打芭蕉罵我們的樣子了,她留給我的印象,一直都是穿著泳衣筆直站立在泳池邊,露出那一雙大長腿,潔白如玉,亭亭玉立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的夏天剛到,“文化大革命”爆發了。突然而來的風暴,全中國都亂了套,我們大院一下子變成了“廟小神通大,池淺王八多”,寫著這樣十個字的一副對聯,墨汁淋淋地貼在大院的大門上,緊緊地煳在了原來“忠厚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”木刻的門聯上面。這一年,我們大院里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而且是令人觸目驚心的事情。其中之一便是號稱“紅八月”的一個黃昏,小溪帶著一群高校的紅衛兵,像一群飛炸了的黃蜂一樣,闖進了我們大院,沒有進別的人家,徑直闖進了她自己的家。她把自己的父親一把推倒在大院里,把墻上的那幅墨荷拽下來,扔在院子里,踩在了腳下,緊接著又轉身回屋,抱出一個紅漆木盒,一下子摔在地上,木盒裂開,從里面蹦出幾個茶杯,是老袁頭最講究的那種蓋碗,碗和蓋上都印著墨荷的蓋碗。原來是一套四個,都碎在那個慘淡黃昏小溪那修長的腿下面。每一片碎片上,都反射著夕陽跳躍的光芒,一閃一閃,晃動在老袁頭的身上和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溪的媽媽和小水驚慌地躲在一旁,老袁頭,教過我的圖畫課的袁老師,倒是神情鎮定地垂頭站在小溪的身旁,好像他早已經料到這樣一幕一定會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,小溪完成了這一系列的革命行動之后,還宣讀了她和家庭決裂的革命宣言。她的聲音一下子高八度,不是響亮,而是像炮仗炸響一樣刺耳,比那天在陶然亭游泳池邊訓斥我和小水的聲音,還要讓我感到錐心般的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才明白蓋碗茶對于她和袁老師的重要意義。原來,解放以前,袁老師在北京一所中學里教美術,集體參加過國民黨,介紹他入黨的是袁老師最好的朋友,學校里的另一位美術老師。這套蓋碗就是這位老師送的。這位老師在北京解放前夕逃到臺灣去了。袁老師一直鐘情蓋碗茶,并存放著這套蓋碗,這便成為了留戀國民黨,向往臺灣的罪證,被自己的女兒大義凜然地揭發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荒誕的年代里,蓋碗變成了定時炸彈的事情,屢見不鮮。革命小將大義滅親,也比比皆是。問題發展到后來,是小溪自己始料未及的。蓋碗茶,只是炸藥的引子而已,由此引發以后的爆炸,連一向溫文敦厚的老袁頭自己都沒有想到。第二年春節剛剛過完,袁老師被掃地出門,和老伴一起被遣送回鄉。一個大好人,立刻變成了十惡不赦的大壞蛋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袁頭和老伴被遣送回鄉這件事,我們大院里不少街坊不理解,心里面是同情老袁頭的。只是,大家私下議論,誰也不敢聲張。幸虧小水沒有被連帶著一起遣送,還住在那兩間東屋里,街坊們便把這一份同情給予了小水,讓小水在父親被遣送的日子里好過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過了好多天之后,我們大院那些消息靈通人士,不知是從哪里打聽到了確切的消息,說老袁頭被遣送不是學校的主意,完全是街道辦事處那幫小腳偵緝隊的主意。她們撇著嘴,意味深長地說:那四個蓋碗不簡單呢!送老袁頭這四個蓋碗的不僅是老袁頭加入國民黨的介紹人,而且是老袁頭的老相好。怪不得人家都跑到臺灣去了,老袁頭還念念不忘,一直保存著這套蓋碗。一喝茶,嘴一碰到碗,就像又和相好的親嘴了呢!據說,最后這句話是街道辦事處一個小娘們帶有幾分猥褻的口氣說的。正是又外加上了這樣一層情色,讓老袁頭的歷史與現行問題加重。整老袁頭的這批街道辦事處的小腳偵緝隊,便也更同仇敵愾,落井下石,一把把老袁頭推遠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袁老師和老伴被遣送回鄉的這一年的夏天,小水去山西插隊,我去了北大荒。

                流年似水,和小水分別之后,四十多年,再未見過面。前幾年,為寫《藍調城南》一書,我重返我們大院好多次。老院舊景,前塵往事,不請自來,紛沓眼前,我想起了老袁頭和他的兩個孩子——小水和小溪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去,我到袁老師曾經住過的東屋前,門上著鎖。我問老街坊,袁老師還住在這里嗎?街坊告訴我,老袁頭老兩口都過世了,F在,這房子,他兒子小水從山西插隊回來后一家人住。我問小水他姐姐呢?街坊反問我:你不知道嗎?小溪也走了。我很是驚訝,忙問:什么時候走的?街坊搖搖頭說:不清楚,反正是走了好多年了。天呀,她才多大歲數呀,走得也早了些吧?我心里感嘆著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去大院,特意選在晚上,我希望小水能夠在家。那天,他剛下班回家,見到我很高興,忙要燒水沏茶,我攔他,他說這么多年不見,怎么也得喝杯茶吧,就擰開煤氣灶燒水。我說喝茶真的不急,先說說這些年你都是怎么過的吧。順便問起他姐小溪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嘆口氣,對我說,你可能不知道,我姐是自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這讓我感到突然,心頭不禁一驚。小水卻顯得很平靜,接著對我說:我爸我媽被遣送回老家的那一年,她正在五七干校。我爸堅決不讓我寫信告訴我姐他們被遣送回老家的事情。我爸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這樣沉下臉來,對我說這樣的狠話。你知道我爸一直偏愛我姐,是我姐傷透了我爸的心,我也就一直沒有告訴她。我去山西插隊后那一年的春節,她從五七干校休假回北京,回到咱們大院,才知道我爸我媽被遣送回老家的事情。她回到五七干校以后,沒多少天,一頭扎進了水庫里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些奇怪,難道她好不容易從五七干;乇本┮淮,都不和小水聯系嗎?她臨走之前也不留下一點遺書之類的東西,即便對他父親有隔膜,起碼應該對她唯一的弟弟留下一點兒說法吧?

                我問了小水,小水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你姐可真夠決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就是這么個人。一直到前幾年,那時候,我剛從山西辦回北京,有一個男的來家里找過我,說他是我姐的大學同學,當年五七干校在一起。他說,他很早就想來了,他來的目的,是想讓我更多的了解我姐,理解我姐,也能原諒我姐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水忽然有些說不下去了。我靜靜地等待著,沒有打攪他。過去的歲月,在那一刻顯得格外沉重、悠長,又近在眼前,觸手可摸,刺眼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姐的這個同學說,我姐臨走的那天晚上,對他念叨過說她對不起我爸,說送我爸那套蓋碗的女人是我爸的相好的這事,是她到街道辦事處去揭發的。說如果不是她,我爸也不至于被遣送回家。這個男的說當時他還勸過我姐,但我姐只是哭,第二天早晨,在水庫的水面上,發現了我姐的尸體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我聽完小水講完這樣沉重的往事之后,心里翻騰著的情緒復雜,五味雜陳。非常奇怪的是,那一刻,我的眼前出現的,不是她那年把袁老師推出家門又摔碎蓋碗的樣子,也不是她后來浮尸水庫水面的樣子,而還是那年暑假她一身泳衣亭亭玉立在游泳池邊的樣子。那時,她剛剛告別中學時代,考上大學,還沒有報到。那時,她是多么年輕,多么漂亮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小水都不再說話,屋里很靜,煤氣灶上的水壺冒著白氣,吱吱響著。水開半天了。小水站起身來,為我沏了一杯茶。竟然是蓋碗。依然是牙白細瓷,只是沒有了那一朵墨荷。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為散文家,《人民文學》雜志前副主編 肖復興)​

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 - 服務項目 - 企宣推廣 - 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 © 2022 www.glassesstore.net 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  陜ICP備15011396號-13 服務熱線:029-84234562
                新絲路茶網創辦于2018年,在傳承創新茶文化精髓的基礎上,通過一站式的茶業培訓、媒體服務(新聞報道、原生廣告、危機公關、個人IP打造等)、茶事策劃執行(如茶專場品鑒會)、茶旅團建(如觀山茶會、茶旅自駕游等),服務于茶區政府、龍頭企業、大型茶事活動以及茶產業創新培育企業。
                一级特黄录像免费播放中文

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djxz"><dfn id="pdjxz"></dfn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pdjxz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output id="pdjxz"><progress id="pdjxz"></progres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pdjxz"><progress id="pdjxz">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/progres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pdjxz"><sub id="pdjxz"></sub></r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pdjxz"><nobr id="pdjxz"><noframes id="pdjxz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pdjxz"><font id="pdjxz"><address id="pdjxz"></address></font></listing>